关闭

偶遇,那一年迷上了台州朱金木雕

2019-01-04 10:19:29  来源:台州日报   作者:李林栋

西厢记——长亭送别

西厢记——听琴

朱金木雕匾托

闺房乐趣

书房情调

余生也晚,青少年时代正是改革开放初期,传承了千百年的婚丧嫁娶、四时节候、民俗祭祀等旧时习俗纷纷地被“移风易俗”所涤荡和冲击,日渐式微。同时,随着科技发展、人民生活水平提高,现代家用电器、电动器械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,那些刻有传统江南印记的木质、布质、石质等器物,不断地受冲击、被淘汰。

二十几年前,我在单位上班,生活平静,开始迷上了阅读和藏书。那时,基本上每天都是一本书、一杯茶消磨时光。几年下来,唐诗宋词、明清小说看得多了,慢慢地喜欢上了传统习俗、民俗风物;尤其话本小说里精致的明式家具和陈设物品的插图,让我迷醉。《红楼梦》里的各种陈设描写、王叔晖连环画里的家具插图、王世襄的明式家具书籍成为了我了解旧时风物的“教科书”。记得当时王世襄先生的《明式家具珍赏》已在香港出版,但内地鲜见。一次我到杭州出差,竟然在文二路上的晓枫书屋里看到此书,虽然价格不菲,我还是毅然买下,兴奋不已。那本书被我摆放在床头,整整学习了一年多。

渐渐地,我对古旧门窗、明清家具的迷恋从书本向实物转变。临海杜桥的旧家具集散点在省内闻名,当地人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就收购、贩卖古旧家具,近几十年来规模不断扩大。我一有空就去杜桥的旧家具集散点转悠,欣赏实物,购买藏品。

几年下来,我也淘了不少明清旧家具。但台州家具用料一般都是本土的樟木、柏木、梓木等白木头,也就是俗称的柴木、软木,几乎没有红木、紫檀、黄花梨,就连榉木家具也少得可怜。随着眼界的提高,我不大看得上白木家具了,但还是时不时地泡在杜桥旧家具市场看东西,消磨时光。有一次,我看到跑地皮的老李刚收了一幅床花板,黑乎乎、脏兮兮的,正放在自家门口池塘里清洗。我正好没事干,就一边和他闲聊,一边看他清洗。几十分钟以后,在他的清洗下,那乌七麻黑的东西变成了红艳艳、金灿灿的“尤物”了,我惊讶极了。

“老李,怎么回事?这是什么东西,怎么被你用药水一洗,就能把脏兮兮的烂木头变成那么好看的东西?”

“呵,我哪有这种本事!这花板是朱红金漆的,有一百多年了。我把它外面的脏东西洗掉就变成这个样子了。”

我拿起花板仔细端详起来。鲜艳的红色有别于平时所见,沉稳、大气,艳而不俗;金漆涂饰的人物、场景看起来富丽堂皇,显得富贵、厚重,加上花板精致的雕工,我有点被吸引住了。

“怎么,你喜欢啊,便宜点卖给你?”老李笑着问我,“你别小看这床花板,我是在三门珠岙收来的,听说以前是地主家里的。”

“这红漆怎么会这么红?”我好奇地问道。

“这不是红漆,这叫朱砂红,很贵的。老话讲‘一两黄金三两朱红’,意思是说三两朱红抵得上一两黄金,一般人家用不起。这金漆是真金磨成粉贴上去的,也很贵重。”老李继续说道,“花板雕工也很好,雕刻的故事是什么戏文我看不来,你是读书人,应该懂的。现在这东西一般都是宁波人买去,听说高价贩卖到国外去的,你不买明后天就被他们买走了。”

我还有很多疑问,为什么朱砂红会变黑?为什么黄金会变成粉?黄金怎么能贴到花板上去……老李讲不出所以然来。他只是告诉我朱砂红就是以前皇帝点状元用的红朱笔,年代久了就会发黑,但用稻草灰泡水能够洗掉黑的东西,恢复原先鲜艳的红色。

我回家后去查资料,才了解朱砂红就是常说的朱红、中国红。朱砂,是一种含有银成分的矿物颜料,现在已经资源枯竭了。随着年月增加,朱砂红会慢慢地氧化发黑;金漆,是把黄金磨成金粉调上生漆涂在木雕上,或者把黄金打成很薄很薄的金箔贴在木雕上。这种“朱金木雕”是我们江南地区所特有,尤以宁波和台州的质量最好。

后来我买下了那块花板,从此迷上了朱金木雕。二十多年下来,收藏也初具规模了。

朱金木雕也叫“朱漆髹金”,是典型江南特色的手工技艺,是江南文化、习俗、宗教和人文的积淀和集中体现,其主要代表器物就是有名的“十里红妆”。在明清时期,浙东一带家境富裕的人家,把家具当成文化和财富的载体,往往不惜工本地请来工匠设计、制作,既雕花又髹漆,极尽奢华。一套成品家具往往要费时数年。那些以手工技艺扬名的能工巧匠,为了自己的名声和生计,更是精雕细漆,潜心制作,一丝不苟。

台州的朱金木雕,和宁波一带的工艺基本相同,只是在雕刻的题材、人物比例上和对一些矿物颜料如青金石、石绿、白贝等的运用上有所不同。基本技法先是选用樟木、杉木、柏木、水楠木等本地木材,运用浮雕、透雕、圆雕等雕刻技法制作木雕花板,雕成后运用大漆贴金、饰彩。朱金木雕可谓“七分漆三分雕”,雕工讲究,漆工更讲究。一件朱金木雕,要经过修磨、刮填、上彩、贴金、描花等十八道油漆工序打磨,每一道工序都见功夫。同时朱金木雕饰彩往往伴有髹金、碾银、敷粉、描金、撒贝壳、铺绿、铺蓝等多种装饰工艺手法。经过如此这般技艺制作的朱金木雕,色彩艳丽、内容丰富、画面立体,给人以多维的、张扬的、明快的感受和富丽堂皇、金光灿烂的视觉享受。

责任编辑:丁楚兰
相关阅读